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

大老客大大 大老客大大 2020-10-23 13:30

今天英特尔公司发布了2020财年第三季度的财报,其中营收为183.33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的191.90亿美元相比下降了4%;净利润为42.76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59.90亿美元下降了29%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再把数据细化,按部门划分,公司四大业务集团的利润均呈下降趋势,但下降最厉害的是数据中心,该集团运营利润为19.03亿美元,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31.15亿美元。其他部门还包括客户计算集团、非可变存储解决方案集团和物联网集团,具体数字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这份财报确实不太好看,英特尔公司的股价今年的表现一直比较糟糕,与AMD正好相反。尽管今年的业绩有部分缘于疫情影响,但英特尔的被动很大程度上还是友商太强导致的。服务器市场本是英特尔的利润大头,而AMD在这一领域近年来的进步明显,市场份额从不到1%一步步达到了两位数,往后还在蓄能准备更大的动作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自从推出EPYC霄龙处理器之后,AMD在服务器、数据中心和HPC高性能市场领域可谓如鱼得水,还斩获了多台超算订单。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22日,AMD联合HPE拿到了欧洲Lumi超算订单,价值1.6亿美元,约合11亿人民币,552PFLOPS的预期性能将超过现在的TOP500冠军。

Lumi超算订单是欧盟的重点投资项目,前不久欧盟通过了EuroHPC联合承诺书,32个国家决定投资80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641亿)研发新一代超算,预计明年建成的Lumi就是其中的项目之一。Lumi将安装在芬兰CSC-IT科学技术中心,并以此成立Lumi联盟,由芬兰、丹麦、比利时等10个欧盟国家共享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浮点性能552PFLIOS代表着55.2万亿次,这比目前TOP500冠军的日本超算Fugaku的性能还要高,后者的浮点性能为513PFLOPS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英特尔当然也非常重视超算领域,然而旗下的极光超算项目需要用到英特尔7nm处理器,由于7nm处理器还远没有达到量产水准,极光超算项目的延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Lumi超算将使用AMD下一代EPYC及Raden Intinct加速卡,EPYC应该是7nm Zen3架构的第三代霄龙,最高达到64核心128线程,明年上市应该没有什么障碍,而加速卡无疑是CDNA架构的新一代显卡,发布日期已经临近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从产品层面看,AMD的确对英特尔构成了比较大的威胁,后者也缺乏强有力的手段来巩固自己曾经的既有优势,那么再从业务层间看,卖卖卖的英特尔和买买买的AMD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英特尔刚刚以90亿美元的作价将自己的闪存业务卖给了SK海力士,还包巨额投资的大连工厂,对这件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昨天的文章,现任CEO司睿博喜欢从财务角度思考问题,因为他此前是英特尔CFO,然而财务出身的CEO是很难领导公司寻求突破的,守大于攻是财务型CEO的通病。

今年半导体行业异常热闹,NVIDIA花费400亿美元收购ARM,SK海力士花费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闪存业务,下一个大买家轮到了AMD。苏姿丰博士和AMD很可能要动手收购赛灵思,据说该笔交易的价值高达300亿美元,最快会在两周内确定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AMD公司的主业是CPU与GPU,赛灵思是目前全球最大的FPGA芯片商,之前的第一是Altera公司,2015年被英特尔花费167亿美元收购。

收购赛灵思虽然要花一大笔钱,不过目前AMD的市值已经达到千亿美元量级,现金不够可以用股票顶上,关键是收购赛灵思之后,AMD可以迅速弥补在数据中心的短板,毕竟FPGA芯片极具价值且发展潜力可观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下周AMD就要发布第三季度财报,这个时间点很适合公布重大收购信息,拭目以待。虽然目前AMD的营收与利润还比不上英特尔,但增长率高得惊人,公司成长的惯性往往会持续较长时间且很难停下。

这里又说到了公司成长的惯性,不难看出英特尔最近几年确实显得有些笨重,而AMD在更换领导人之后取得了远超预期的成就。虽说时势造英雄是更公认的哲理,不过处于充分竞争的市场中,能将劣势公司改头换面,这显然就不是时势的范畴了。

不止是利润下降,英特尔面对AMD反击胜算几何_新浪众测

平心而论,六年前当苏姿丰从前任CEO罗瑞德手中接过AMD这个“烫手山芋”时,业界和媒体都不看好,苏妈的力挽狂澜成为了IT发展史上的一段佳话。

反观英特尔,最近两任CEO科再奇和司睿博都令人觉得有些迟钝和谨慎,不敢大手笔地博未来,以至于前者错失了整个移动互联市场,后者除了卖掉闪存业务几乎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。人们不由得开始怀念起格罗夫和贝瑞特的时代,虽然年代已经有些久远,但熟悉那个时代的人不会忘记他们对技术的偏执与热爱,也不会忘记他们对创新的专注与大胆。从奔腾到酷睿,中间还穿插了迅驰,格罗夫与贝瑞特留下的“老本”至今还在帮助英特尔得过且过,可老本终究是会被吃尽的。

在格罗夫和贝瑞特的时代,可没有“牙膏厂”的说法。

困难重重的英特尔,亟需一位能够力挽狂澜的铁腕CEO。

(声明: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新浪众测共同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众测立场。)
0 0
下载App 分享 商务合作 返回
微博 QQ空间 微信